阿爾克那的世界     第一張牌    The frist card      小丑      Joker

 

「安娜,你要記著在將來的某一天,

  一個小丑會出現在你的面前,

  而那個小丑會告訴你他來自阿爾克那的世界,

  並會引領你到達他那所屬的國度,

  你不用感到害怕,因為這是必然的。

 

我對母親的記憶便只餘下這句說話。

自從八年前的那場火災帶走了我的雙親,我便被寄養在孤兒院裹。

聽說我因為在那場大火,驚嚇過度,導致失去了所有記憶,

但唯獨是那句說話一直也迴響在我的腦海裹。

 

今天是嚴寒的平安夜,是我離開孤兒院的日子,

所有滿十六歲的孩子也要離開孤兒院,

有些被一些家庭收養,有些去寄宿學校就讀,更有些投入社會工作,

我比較好運,有家庭願意收養我。

現在我便是去新家庭的途中,我一邊背著行李,一邊找新家庭的房子,不經不覺走到了個露天廣埸,因為是聖誕節,露天廣場裏有株很大的聖誕樹,和很多聖誕裝飾,一個小丑正在聖誕樹旁派發氣球。

我看著那些拿着氣球的小孩子,緊緊握著父母的手,心中有種莫名的痛苦。

真的很羡慕他們,因為八年來從來沒有人握過我的手。

為什麼父親和母親你們要在那場火災中離我而去?為什麼連一樣東西也沒有留给我?為什麼...要留下我一個人?

不知不覺間,我感到有人拍我的肩膀,並說:

「小姐,你要一個氣球嗎?」說話的是剛才那個小丑。那小丑一身橙黃色的,戴著一個神秘的面具,頭上戴一頂高帽子,一條串連著金色的鈴的红色絲带束著了它那烏黑的長髮,並垂在右邊肩膀,那個鈴發出著清脆的叮噹聲。我聽他說話的口音,應該不是本地人。

「喔?!不...不用了。」我微笑地回答道。

「我看你剛才一直呆看著這兒,還以為你想要的呢...拿著吧!這是最後一個。」

即使短暫也好,可以重新感受作為小孩子的喜悦,對我來說已經是一份很好的聖誕禮物了。當我的手碰到那個氣球時,一陣強風突然吹來,我不小心鬆開了手,那氣球升起了,而我一直追著那個在空中漂浮的红色氣球直走...

一直走,一直走,究竟是什麽驅使我跟著那氣球走呢?

究竟我在追尋著什麼呢?

好像如果不跟著它走,那麼一些東西便會消失不見似的。

直至那個氣球突然「啪」的聲破掉了,我發現我已經走到了一幢已荒廢了的房屋前面。

這幢房屋的四周也有著被火燒過的痕跡,四周已佈滿青苔和枯枝,看來荒廢了一段時間了。

 

走進去吧...走進去吧...

 

心裡有把聲音驅使我走進這間房子

當我走到了那扇門前,我看見一個殘破的熊娃娃倒在地上,它脖子上的红色絲帶掛著一個鈴。當我的手觸碰到那個熊娃娃的時候,我突然頭痛起來,腦子裏閃過一些濛糊的影像,那是一個女孩從她的母親手中接過那隻熊娃娃,興高彩烈的說著:

「母親,謝謝你的聖誕和生日禮物。」

然後那母親輕輕的撫摸著那女兒的臉孔,說著:

「這個熊娃娃會保護你重要的東西,你要好好保存它啊!」

那女孩抱著熊娃娃,愉快地回答:

「知道了,母親。」

那母親再輕輕撫著那女兒的髮絲,說道:

「安娜,你要記著在將來的某一天,

一個小丑會出現在你的面前,

而那個小丑會告訴你他來自阿爾克那的世界,

並會引領你到達他那所屬的國度,

你不用感到害怕,因為這是必然的。」

那女孩用著一臉不解的表情看著她的母親,雖然是不明白,但是也要回答母親的,她微笑地回答著:「知道了,母親。」

突然畫面出現了另一段影像,

那是一個女人推著那女兒出門外,而女人的背後是一間正被红红烈火燃燒的房屋,她一面哭泣,一面痛苦地說著:

「安娜!快點離開這兒!請原諒母親的決定!要記住...小丑...他一定會出現的...快走...再不走便來不及了...」然後便把那扇門關上。

女孩被母親一推,整個人坐在地上,而手上抱緊的熊娃娃掉在地上,她立刻站起來,走向那扇門,不停的拍打著,一邊哭泣,一邊叫著:

「母親...母親...不要...不要!!

好熱...好熱...

火勢開始漫延,四周被熊熊列火包圍著,此時屋頂倒下來了,女孩失去了意識。

片段到了這兒停止了,而我沒有力氣的整個人蹲在地上,一點一點的水滴掉在地上,我撫摸我的臉,是...是我的淚水嗎?!為什麼我會在哭泣呢?!

「因為那些是你的記憶,而那個布娃娃是你愛麗娜大人留给你的東西。」

一把男性聲音就這樣導入,我突然被嚇到,立即轉身並說道:

「是誰?!」是剛才在露天廣場上派發氣球的小丑?他正站在距離門口遠一點的攔栅旁邊。

「我終於都找到你了,安娜小姐。請別害怕,請帶著那隻熊娃娃立刻離開那兒,那兒快要倒塌了!快點兒!我進不去那兒!」

我眼見眼前的房子真的快要倒塌了,便立刻抱起那隻熊娃娃向欄栅方向跑,當我轉身一望,那房子已消失得無影無终,而在我面前已經空無一物了。

「為什麼會這樣?!你又是誰?!你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字?!愛麗娜是誰?你是否認識我母親?!」

「請冷靜下來,安娜小姐,在下是...你可以叫在下...小丑。愛麗娜大人是你的母親,但現在没有這樣的時間解釋所有事情,快跟我走,那些黑桃士兵快找到這兒了,如果你被黑小丑找到的話,那麼爱麗娜大人

所做一切便白費了。」那小丑捉著了我的手一直走一直走。

「小丑先生...可以告訴我....為什麼...那房子會...消失...」我一邊走,喘不過氣地問道。

「這是因為那是你的記憶碎片所創做的空間,那個熊娃娃擁有愛麗娜大人留下的最後魔力,它在那場火災中一直保護你,直至你被拯救。但那時因為黑小丑的忽然出現,導致空間扭曲,而你因為痛失家人而絕望,下意識釋放出強大的力量去拒絕, 導致你的記憶四散,掉進了「阿爾克那」裹,而小熊保存了你其中一片記憶碎片,那就是你剛才所看見的一切影像。它一直以你熟悉的姿態等着你回來,所以當你取回了記憶時,那空間便隨即消失了。但是正因為你取回了記憶,黑小丑現在知道了你的存在了,你留在這個世界很危險,你必須要到「阿爾克那」來。」

我一邊跟著小丑先生走,一邊聽著他說的話,不知為何我感到很安心,好像很熟悉似的。

不經不覺,我們已回到了露天廣場。小丑先生放開了我的手,然後面向著我,手輕輕地搭著我的肩膀。

「看來是時間到了,安娜小姐,到這兒應該安全了。請千萬不要遺失那隻小熊,請你記住一定要盡快到「阿爾克那」來!」

「小丑先生,什麽時間到了?!我怎樣去那個...阿爾克那?!」我不解的問道。

「是在這邊世界的時間到了,安娜小姐,你是知道的,從你出身的一刻開始你便已經知道答案了...因為....你是......

「小丑先生...」當我想捉著他的手時,小丑先生已經消失於我眼前。

當我擦一擦眼睛,我發現我站在那株聖誕樹的前面,看著街道無數人群熙來攘往,我的右手拿著一個已破掉的红色氣球,而左手抱著一個熊娃娃。

剛才的事情是真實的嗎?!還是一個...夢?!

但看著我手裹的那個熊娃娃,那應該不是夢...

我整理了那小丑先生說的話,得出了一個結論,便是只要到了那個什麼「阿爾克那」,我便可以知道母親的事情和找回我的記憶了。至於如何到達那個「阿爾克那」,我没有任何頭緒,還是先到了新家庭那兒再想吧!

我一邊思考,一邊尋找新家庭的房屋,走著走著,終於找到了。

在我面前的是一幢古老的建築,我按了一按門鐘。

「請問各下是誰?!」一把老婦人的聲音從傳話器裡傳出。

「我是今天來報到的安娜。」

「原來是安娜小姐,請等一會兒。」

過了一會兒,門前的鐵閘開啟了。

「安娜小姐請進來吧!

在那鐵閘打開後,在我眼前的是一個疏於打理的花園。我向著主樓一直走,终於到達了主樓的門前。

然後門打開了,在我面前的是一個老婦人,她正站在梯級上。

「請安娜小姐跟我來,主人正在等待你。」

我記起院長告訴過我,收養我的人是一位富有的老翁。

我跟著那老婦人,走過長長的迴廊,终於到了迴廊盡頭的一扇門前,那老婦人拉開了門。

我踏進了那房間,映進我眼簾的是一個坐在椅子上的老翁,頭髮班白,看起來和藹慈祥,他前面是一張滿怖文件的工作桌子,不過最使我在意的是在他背後牆上的那幅巨大的壁畫,那幅壁畫的正中央有一座宏偉的城堡,而城堡的城門上方有一個纹章,而城堡外面是一個城鎮,畫中描繪著城镇中人們的生话,描繪得细緻清晰。

「老爺爺你好,我叫安娜。」

「真的好像...好像...你叫我老爺爺? 是老爺爺喔...」那老人目不轉睛的瞪著我看,喃喃自語地說道。

「你不喜歡我這樣叫你嗎?還有什麼..好像?!」我不解的問道。

「不是!我喜歡,非常的喜歡你叫我老爺爺。你真的太像了,太像我那已死去的孫女了,那頭漂亮的紅頭髮,精靈的眼睛...真的好像...」老人感動地說道。

「老爺爺,謝謝你的讚美,還有謝謝你收養我。那個...這幅壁畫很真實,很壯觀,我很喜歡,它叫什麼名字?」

那老人微笑地道:「呵呵你喜歡它?!它是我這個老骨頭的故鄉,是一個名為瑪德琳花園的地方,但是現在再也看不到如此美麗的景象了....別說這個了。對了安娜,那隻熊娃娃你是怎樣得到的?」

「老爺爺,別難過,你一定有機會回到你的故鄉的。這個熊娃娃是我母親留給我的東西,嗯...因為一些原因,今天我才拿回它。」

「是這樣喔...安娜,希望你喜歡這兒,希望你可以留在這兒久一點...我想你應該累了吧!來人啊!帶小姐去休息。」老人目不轉睛的看着熊娃娃,臉上露出了複雜的神色。

進來的是一個年輕的女僕,她說道:「請跟我來,安娜小姐。」

「老爺爺,那我去休息了。」我跟著那女僕離開房間。

然後,那名老婦人進入了老人的房間。

「梅花啊,真想不到在我有生之年還能見到我族的血脈...上天真待我不薄呢...」老人感慨地說道。

「殿下,梅花不明白,你為什麼不告訴安娜小姐你是她的曾爺爺,為什麼不告訴她阿爾克那的事情?」那老婦人梅花問道。

「梅花啊,我很久以前就已經不是瑪德琳的國王了,而且瑪德琳早已變成廢墟了......我是個放棄族人,苟且偷生的失敗國王,這樣又怎能告訴安娜呢...本是不想讓她牵涉那邊世界的任何東西,不想她步愛麗娜的後塵的,但是看來小丑比我早了一步呢...」那老人感觸地看著他眼前的璧畫,手輕輕的觸摸著那幅畫。

「不是,殿下絕對不是失敗的國王!對梅花而言,殿下是一個很衛大的國王,如果不是黑小丑,瑪德琳絕對不會被摧毀的!!」梅花激動地說道。

「梅花啊,復國什麽的,我這個老骨頭已經不再想太多了。正因為這些,我才會失去愛麗娜的...我現在只是求安娜不要太快到「阿爾克那」去,不要這麼快...離我而去......梅花,我累了,你回去吧...」老人感嘆地說道。

...是的,殿下。」老婦人的身影瞬間消失,然後一張卡牌缓缓地從空中掉落老人的手上。那卡牌裹的是一個雙手捧著三葉草的女人,有著一頭烏黑的長曲髮,幸福地笑著。

「梅花,謝謝你當我的卡牌精靈和一直陪伴我渡過這麼多年。」老人輕輕地撫摸着那卡牌。他坐在椅子上,合起雙眼,腦袋裏回想起一些片段,是一個有著一頭美麗的红頭髮,精靈的眼睛,天真瀾漫的女孩,她用了串了鈴的红色絲帶束起了兩條馬尾,每走一步,發出了清脆的叮噹聲,她走向了老人,並拉著老人的手說道著:「爺爺!爺爺!我這樣漂亮嗎?」

然後片段轉變了,從女孩轉變為一個少女,那少女有着一把漂亮的紅色頭髲,那雙精靈的眼睛露出了堅定的眼神,握著老人的手說道:「爺爺,我今次回來是跟你辭行的。我已決定到「阿爾克那」去了,我要推翻黑小丑,我們不可以再讓瑪德琳的悲劇再次發生的,而且這是我族的義務,不是嗎?所以請你原諒我....和謝謝你十六年來的養育之恩....再見了爺爺.....

老人喃喃地喊着一個名字:「愛麗娜...我的愛麗娜啊......淚水從眼角流下來。

******———********—————********————————*****

阿爾克那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    蘇菲亞之城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 天空樓閣

「奧斯特纳家的五賢者號召大家來蘇菲亞之城究竟所謂何事?」

「對喔,難度是真實女神看見了什麼重要的事情?」

「那五賢者為什麼這麼久還沒有來的?被黑小丑知道這袐密會議就糟糕了。」

「照我說是知道推翻黑小丑的方法才對!」

「安靜!你找死嗎?!在這兒說推翻黑小丑。。。你忘記了二十年前的那事情嗎?

「膽小鬼,怕什麼?!在這兒的那一位不是想推翻黑小丑的?!誰不知蘇菲亞之城是阿爾克那裏最安全的地方?!」

「冷靜一點,今天這兒有三大領域的使者在場的。」

此時,在說話的勇士們也向三大領域的使者們看過去。

阿爾克那的世界是一個由卡牌所组成的魔法世界,傳說是由一位法力高強的魔法師,在他臨死前跟六位不同領域的女神结下契約,並借助她們的魔力和他餘下的魔力所創造出来的世界,包括有生命女神,死亡女神,破壞女神,創造女神,真實女神和時間女神。阿爾克那共有六大領域,並以六大女神的名字命名,和受六大女神個別保護,包括:奥利维亞之城,伊芺琳之森,梅蘭妮大陸,瑪德琳花園,愛爾莎海岸和蘇菲亞之城。這六大領域是由一些鐵鏈連鎖在一起,並飄浮著在某一個空間之中。奥利维亞之城處於蘇菲亞之城的上方,而蘇菲亞之城便處於其餘四個領域的中央,而且是到達其餘五個領域的唯一路徑,稱之為起始之城。

突然,一隻獨角獸從窗戶飛進天空樓閣,背上坐著一位披著披肩的婆婆,面部嚴肅,她是五賢者之一的紅奥斯特纳,精通火系魔法。她從獨角獸的背上下來,到地面後,她撫摸了獨角獸的背,然後獨角獸變回一張卡牌,落在婆婆手中。

「安靜安靜!今天很多謝各位冒著生命危險來到蘇菲亞之城,尤其是三大領域的使者們,還有一些年青的勇士們。今天開這個秘密會議的目的是要告訴大家些很重要的事情,請各位要有心裡準備。」

五賢者是指五位婆婆,她們是姐妹,她們五位各自精通金木水火土這五行領域,而且擁有非常強大的卡牌精靈,她們是蘇菲亞之城的最高掌權人,並與真實女神結下契约。

「前天真實女神终於有啓示了,她說她终於感應到了創造女神的氣息,需然很微弱,但是對我們來說是天大的欣慰。大家都知道黑小丑在五十年前發動叛變,奪取了奥利维亞之城,並得到了破壞女神,然後他想得到創造女神,所以毁滅了瑪德琳花園,這是阿爾克那的二次大型戰争。瑪德琳被摧毀後,創造女神的氣息便消失得無影無终,直至二十年前,爱麗娜英格里德發起的復國戰爭,創造女神再一次出現在阿爾克那,不過很可惜因為我們四大領域不團結,導致最後失敗收場,各領域都元氣大傷,之後便一直被黑小丑無形地侵略和無理地统治著。不過今次真實女神感應到創造女神的氣息,即是說新的契約者已經出現了,我們今次一定要團結一致,盡快找到契約者,然後推翻黑小丑,創造阿爾克那新的法則!!!!」

「五賢者,你說就容易,要怎樣才能找到契約者?」

「對哦!對哦!說就容易!」勇士們迷網著。

「安靜安靜!!!大家還記起四十年前時間女神的預言嗎?

   當一顆紅色的星星降落在南方的土地,

     將會為那片土地帶來意想不到的變革,

 月亮將會被太陽所吞噬,

    一定要得到女神的恩賜。

    破壞吧!摧毀吧!

    黑暗將會被驅散,

    世界萬物將會重生。

    起舞吧!狂歡吧!

    太陽會再次普照大地,

    這是一個新時代的來臨!」

「那即是說在南方可以找到契約者?!」

「對,就是這樣。不過黑小丑同樣也知道這預言,所以我們要比他更快找到契約者。」

「南方土地即是瑪德琳花園,各位都知道那土地早已成廢墟,已經是没有人存在的地方,還被無數兇猛的卡牌精靈和動物佔據著,而且還有濃烈的瘴氣,是一個異常危險的區域。那不就是去送死。。。」一名勇士說道。

「對哦!對哦!」其他到場人士也和應著。

「所以我們不是要求,而是請求各位勇士,找到契约者便等於多了一份勝算,但如果讓黑小丑先找到了,那麽我們便一定全軍覆没。黑小丑一直都做不到吞併整個阿爾克那,原因是因為他還未得到創造女神,因此擁有創造女神的契約者是絕對的關鍵。這將會是老身我們一生中的最後一次跟黑小丑的戰鬥,我們都已經把性命都賭進去了,年輕的勇士們啊!難度你們還想過著黑小丑统治下戰戰兢兢的生活嗎?!難度你們不可以為你們的下一代將來著想而戰鬥嗎?!」

「。。。。。。」那些勇士都沉默起來。

「一個月後,無論找到與否,請各位再次來到天空樓閣,準備参戰,而三位使者,請代告知三位國王今天的訊息,致於是否参戰,可從長計議。今天的會議完结了,各位可離開了,再次感謝各位今天冒著生命危險來到這兒参與這會議。」

 會議完结,聚集在天空樓閣的人們都纷紛離開,只留下红奥斯特纳。

此時,有一名身穿一身橙黃色的小丑服飾的男子走進了天空樓閣,戴著一個神秘的面具,頭上戴一頂高帽子,一條串連著金色的鈴的红色絲带束著了它那烏黑的長髮,並垂在右邊肩膀,那個鈴發出著清脆的叮噹聲。

他走到那婆婆的面前,恭敬地說道:「大師父,你老人家回來了,怎麼不告知徒兒來迎接你呢?」

「希奥多,剛才你為什麼没有出席會議?」

「今天是蘇菲亞之城的收穫祭,徒兒去了幫忙。師父你這麼匆忙召開會議,是否是一些重要的消息?」

「真實女神终於感應到創造女神的氣息了,藍和橘正為此事繁忙,而我現在也要去跟綠和紫會合,繼續監察黑小丑的動向。希奥多,你繼續留在蘇菲亞之城,和留意著星星的動向,我們會在一個月後回來。」藍,橘,綠和紫是奧斯特纳家的其餘四位賢者。

「是的,師父。」

轉眼間,獨角獸再次出現在婆婆的身旁,而婆婆乘著它消失於天空樓閣。

希奥多從天空樓閣的窗戶,看著收穫祭所放的煙火,心想著:

「一切開始轉動了,安娜小姐啊,你一定要盡快回到阿爾克那來。」

******———********—————********————————*****

 

薔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