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心連心一*歸宿>

你有聽過「心連心」嗎?

我覺得那是情人間的一種力量。

能相識是一種缘份,

能相認更是人生中的一大福氣,

使我相信相愛並不是偶然,巧合而已,更不是必然,

而是冥冥中的一種「感覺」......

第一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出宮

無題
桃花編編開滿枝,
柳樹條條垂綠意;
桃花柳樹雙糾纏,
夢味而來的意思。
為何黑白不相配,
眼淚猛淌卻無知?
雲飛銷影人相遇,
微風吹過相會時。

*_*_*_*______

北宋年間

四月,是百花整放的季節,東京開封府一片繁榮。

凝和殿西廂的一陣吵鬧聲,打破皇宮裏的寧靜...

「公主,快讓奴婢替你更衣,賓客們也差不多到達升平樓了。」宮女春兒喊道,追著她從小侍候到大的「惠國公主」──趙梓茹。

「不要!不要!本公主最討厭就是這些場面了。」梓茹嘴角暗暗地笑。

「公主,不能任性,今天是太后娘娘的七十大壽,怎能不去祝壽呢?」

「奴婢從小便侍候公主了,怎會不知公主滿腦子想什麼呢?奴婢勸公主不用多想了,因為太子殿下一早就派人守著皇宮每一個出口,公主你想走也走不到了。」

「什麼?!壞蛋龍哥哥,討厭!討厭!」梓茹終於都乖乖讓宮女春兒替她更衣,打扮一番了。

「公主,今晚的宴會,你會送什麼給太后娘娘?」春兒小心地疏理公主的髮絲。

「送什麼?!!糟了!!忘記了呢?!!我要找姐姐們幫忙!!」梓茹立即站起來,然後衝往姐姐們所住的東廂。宮女春兒心裏想著“公主究竟何時才能有作為公主的自覺呢?都已經到了婚配的年紀了。"她無奈地苦思著。

凝和殿東廂

    一陣悅耳柔和的琴聲傳來,梓茹微笑地心裏想著嘻!一定是悅琳姐姐在撫琴呢!’ 她輕鬆地走到東廂,跟著琴聲,唱著小調。

「彤兒,彤兒,今天晚宴你會送什麼給太后娘娘?」梓茹一看見梓彤就擁她入懷了。

「茹姐姐..我快..喘不過來了。」梓彤辛苦地道。梓彤是「鎮國公主」,她今年十四,比梓茹少一歲,她們是同一個母親慧妃娘娘所生的孩子。梓彤公主可愛怡人,有一對水汪汪的大眼睛,而且她的臉蛋白裏透紅,像熟蝦子一樣。她的畫功是絕項的好..有一種絕技就是把良辰美景融入畫中,還做得完美無瑕呢!!

另外還有兩個公主,分別是慧賢和悅琳。慧賢(十七)和太子殿下(二十五)—越龍,是皇后娘娘所生的孩子,但皇后娘娘早年逝世,所以兩個孩子分别由慧妃娘娘和湘妃娘娘撫養長大。至於湘妃娘娘的孩子便有悦琳(十六)和襄王越琼(二十三)然後德貴人便有衛王越庭和越明兩個皇子,一個二十,别外一個十三。

「我打算晚宴時親手畫畫送給太后娘娘,茹姐姐你呢?」

「嗯..人家忘記了..彤兒、悅琳姐姐、慧賢姐姐你們說該怎麼辨好呢?」梓茹怯怯地道。

「茹姐姐,你真是冒失鬼!!」

「嗯你剛才問我什麼?」悅琳停止撫琴,然後呆呆地問。悅琳是「徐國公主」,她有一張雪白的娃娃臉,甜美的聲線,是全個皇宮內公認為最呆的公主。啥?!不過不要看她呆呆的樣子,其實她的琴技是絕項的好,唱起歌上來當然就討得起她父王歡心吧

「我問悅琳姐姐該怎麼辨好?」

「嗯..今天晚宴時我會撫琴,官女們會伴舞。不如問問她們?她們在怡心亭練習。」她說完後又再繼續撫琴。

此時,坐在玉石椅正看書的慧賢道:「我想獻舞也是一樣不錯的禮物。」

「真的?!彤兒,我們一起去怡心亭找她們。姐姐你們去嗎?」

「不去了,等一會我要去藏書閣。」慧賢抱歉一笑。慧賢是「越國公主」,她是最年長的。慧賢公主眉清目秀,是全個皇宮內最博學多才的公主,而且是最賢惠的。她的微笑和談吐間也帶有清靈雅致之氣,不過她的眼神總是這麼落寞。可能正因她這種拒人千里的感覺,更使人懷疑她是一個落塵仙子。

「慧賢姐姐,妳還要等下去嗎?」梓茹生氣地說,心裡一直希望可以罵醒她:「但姐姐妳又不知道妳要等的是誰!妳又何必委屈自己就只為那個人呢!」

只見慧賢搖一搖頭,對著梓茹苦笑著說:「對不起,我會一直等下去。」
梓茹歎了一口氣,便轉身問她的悅琳姐姐。

「悅琳姐姐,你呢?」

「嗯不去了。」她又呆呆地回答。

‡‡††‡††‡†․․

甲:我想也到時候說說梓茹了,她是排行第三的,是全個皇宮內公認為最任性的公主。的確,她是十分任性,不過任性得來也很可愛啊!

乙:別說廢話,快說!

甲:她今年十五歲,十三歲開始不穿女裝,改穿男裝,原因她說是她要跟越龍哥哥一樣受女子歡迎。她喜歡爬樹,騎馬,出走,每次都弄得一團糟。連聖上也不能治她,我想也只有越龍才行吧!

乙:她..她這樣是個公主嘛?

甲:當然,她名符其實是個公主啊!她琴棋書畫樣樣懂,不!她不愛下棋。說琴藝,悅琳是精的;說畫技,梓彤是絶頂的;說文采,慧賢是最好的。雖然她不是什麼也精於,但是就什麼也懂。〕

‡‡††‡††‡†․․

升平樓

入夜,宮女、太監、嬤嬤們也很忙碌,為晚宴準備著。而升平樓內的賓客也全部入席了,聖上跟太后一邊欣賞大臣們準備的表演,一邊談天。太后一直也住在揚州的靈鸞園,直八十大壽才回皇宮。

「各位的心意,哀家全都感受到了,接下來就請各位好好協助皇上治理國家。」

「回皇太后,臣等一定會好好協助皇上的。」賓客們道。

「對呢!哀家很久也沒有看過皇上的孩子們了,為什麼不見他們出席?」

「母后,除了琼兒在秦州,庭兒在太原府,他們趕回來外,今天孩子們全都會出席,他們說要给你驚喜。」

「是嘛?!那麼哀家倒要看看是什麼驚喜。」皇太后滿心歡喜地說道。

經過一輪皇親貴族的恭賀後,是上菜的時間,宮女們默默地送上酒菜,而公主皇子們也入席了。

「恭喜太后娘娘福如東海,壽比南山,越龍在此獻上劍舞。」一輪刀光劍影,太子殿下的劍舞和武術也使賓客們,和皇上和太后讚嘆。

「恭喜太后娘娘曰月昌明,松鶴長春,梓彤在此獻上親手畫的<百花圖>。」梓彤的超群畫功也使在場的各位驚嘆。

「恭喜太后娘娘吉祥如意,萬壽無疆,慧賢在此為妹妺的<百花圖>提一首詩。」慧賢的急才,秀麗的書法,使賓客們佩服。

此時,一陣幽幽琴聲傳來,一個個舞者也随歌起舞,除了正在撫琴的優雅秀麗的悦琳外,其中有一個身穿不同服飾的舞者,那清靈五官和其亮麗身影吸引了在場的目光,她正是梓茹。

琴聲停頓,舞蹈完成,在場的各位也為這場精彩表現鼓掌。

「悦琳恭祝太后娘娘身體安康,壽比天高。」

「梓茹恭祝太后娘娘萬事如意,福比海深。」

「好,好,很好,禮物和表演哀家也很喜歡,皇上的孩子們個個也才藝不凡,很出色。」

「母后,你過獎了。今天是普天同興的日子,各卿家不用客氣,盡情享樂吧!

三天後       早朝過後       文德殿

「父皇,你留兒臣在這兒是否有要事?」

「太子,昨天太后跟我說媒,為嚴國舅的長兒提親,是說在宴會上看上了我們家的公主們,我想梓茹也到了適婚年齡了,我想為他們指婚,你說這門親事好嗎?

「父王,兒臣不認為此門親事合適,茹兒還小,父王要指婚的話就應該為慧兒先指,慧兒已經十七。」

「慧兒的婚事朕自有安排,難得有人想要咱們家的那個任性的丫頭,而且是嚴國舅是湘妃的兄長,親上加親,那有何不為?不過說真的,那天宴會上那丫頭的表現的確是跟平曰的很不一樣,朕也有眼前一亮。」其實皇上遲遲不為慧賢指婚,是因為慧賢無論是容貌或性子都酷似已逝世的皇后娘娘,他覺得天下都没有什麼人配得上她。

「舅父家是很好,問題是表弟他...他風評不太好,而且他已經有幾個妾。」

「哼,說風評,那丫頭又好到那兒去。你知道那丫頭在皇親貴族們的風評是什麼嗎?是一個既任性又不像公主的公主!她進了國舅家,又是正室夫人,難度你認為你的舅父會讓她受委屈嘛?!」

「兒臣不是這個意思,而是表弟不是最好的人選。父皇你從來也沒有認真了解過茹兒,你知道她為什麼要這麼任性嗎?!是因為父皇一直只關注慧兒,悦琳和彤兒,茹兒她直都想得到你的注意,所以才做那些任性的事情。」

「太子,朕就是知道你最疼這個妹子,所以才問你意見,你現在是在責怪朕嗎?她的姐姐和妹妹無論在才學,琴藝,畫術都有出色的一面,但她卻没有什麼長處,還常常生事,你不能怪朕不疼愛她。」皇上開始不悦。

「兒臣不是這個意思,請父皇恕罪。但是請聽兒臣說一個故事,在八年前一個晚上,兒臣在延福宮練劍,突然聽到了隱隱約约的哭聲,兒臣便去查看個究竟,然後在文绮亭的桌下找到了茹兒,她哭成淚人。我還以為是什麼人欺負她,但她搖搖頭,拉著我的衣袖說,"龍哥哥,是不是茹兒不夠努力,為什麼大學士們和父皇都不會留意茹兒,是不是茹兒做錯了什麼?"那時候我只認為是她跟不上學習的進度,所以我叫她奕日下課後來找我,想着给她指導。但是當我聽過她的琴,看過她的字和畫,問過她的書後,我發現我錯了,不是她做不好,她的程度是超出一個七歲的孩子,而是彤兒,慧兒和悦琳在某一方面非常出色,所以比較起來她就不受别人的注意。就是那個時候,兒臣就決定了要好好疼愛這個妹妹。所以父皇,請你三思,這門親事兒臣不認為合適。」

「照那麼看來,朕也承認的確没有好好的了解過這個丫頭,但她也不應該做出那些使人頭痛的事情來吸引别人注意,你叫别人怎能疼愛她?這孩子又真是!性子方面似足慧妃,常使人摸透,而且没有競爭心。至於親事方面,朕會细想,但你知道太后方面並不是這麼容易說話,你退下吧!

「兒臣知道,兒臣先行告退。」

‡‡†․†‡†․†‡†․․•․•

亥時      凝和殿     西廂

「公主公主,太子殿下在大廳很焦急的說著要找你。」春兒把剛進睡的梓茹公主弄醒。

「嗯嗯,你知道是什麼事情嗎?!」梓茹擦了擦雙眼,不小心弄醒了睡在旁邊的梓彤。

「奴婢不知道,但是這個時候來找公主的應該是很重要的事情。」春兒替公主穿衣。

「彤兒,你繼續睡,可以不起來。」梓彤也一同起了床。

「不,茹姐姐,我也想知道是什麼事。」

殿大廳

「龍哥哥,你找茹兒什麼事?」梓茹和梓彤到了大廳。

「茹兒,彤兒,你們都在這剛好!來人!主收拾行裝,不用多,要方便,而且找兩套男裝來,公主們要離宫了。」

「太子殿下,奴婢知道,奴婢現在就去辨。」

「茹兒,父皇剛才下了旨,給你指了婚,對像是嚴國舅的大兒子,是你表兄。但是他不是一個好人選,哥哥不能把你交給他,所以現在我送你出宮。彤兒,你也一起走,如果茹兒不在,那麼彤兒你便會是下一個,因為太后奶奶知道父皇心思,是不會指慧兒的,至於悦琳也會,因為湘妃娘娘是太后奶奶娘家的人。」

「龍哥哥,那我們該去那裡?那額娘怎麼辨?」梓茹和梓彤問道。

「不用擔心,北門外有一輪車,車上的是我的人,他會帶你們去西京,你們先去那避一避。致於慧妃娘娘和父皇那兒我會處理。」越龍輕輕拍拍兩個妹妹的頭,微笑地道。

開封府十里外

「公主,俾職是秦凉,是太子爺的貼身侍衛,俾職一定會平安送你們去西京,請公主們好好休息。」

「感謝你,秦侍衛。」梓茹回應道。

「茹姐姐,你在想什麼?」梓彤看見姐姐難過的樣子,句話也没有說,其實她心裏有點害怕,但是又不敢問,只能把身子倚在姐姐旁,畢竟她不像姐姐般跟皇兄出外城遊玩過,對她來說這是她第一次離開皇宮,去一個陌生的地方。

梓茹注意到梓彤的不安,便握著妹妹的手說道:「彤兒,我沒事,你忘記了我是有經驗的嗎?彤兒,你要記住我們現在是男兒身,所以你要叫我哥哥,因為我的名一看便知道是女生,所以你就叫我的字"",而我叫你的字""。另外,我們要把銀兩放在不同的地方,即使给别人偷了錢袋也不會沒有銀兩生活.....」說下說下,妹妹便睡著了,梓茹看著車窗外的那個皎潔的彎月,心裏有種莫名的無奈和心酸,有淚更是不能流,想起那個曾幾何時無數次想逃出的皇宮,如今她竟已這樣的方式離開。其實,她早就明白,她在官中没有容身之處,她的額娘在官中没有地位因為没有兒子,而她又不像姐姐們和妹妹有一技所長,又不受父皇的重視,唯一重視她的就只有越龍哥哥和額娘,一直以來皇兄是最疼愛她的,教會她好多東西,就連好幾次的逃走也是皇兄把她找回來的,她現在真的很想她的皇兄和額娘,那不能流的淚,現在情不自禁的流了下來。雖然没有好的婚配是她一早預料到的,但她會找到她的容身之所嗎?

這路上,梓茹睡不著,不知不覺天色已亮,他們已經來到了西京洛陽府。

「公主,我們到了洛陽府了,請你們先留在這兒一會,小人先去客棧打點,請公主千萬別出來。」秦凉下了馬車,向客棧走去。

「彤兒,你看這就是洛河,很漂亮。」

「茹姐姐,真的好漂亮,我們到了客棧後,我定要把這美麗的洛河畫下來。」

此時,突然有個女子扶著一個受了傷的男子上了馬車,

「你們是誰?為什麼上了我們的馬車?」一時驚嚇,梓彤便躲在梓茹身後,梓茹便立刻拿出那把龍哥哥给她們防身的匕首出來。心想著:只要等到秦侍衛回來後便會沒事。

「小兄弟,不用害怕,我們不會傷害你們的,我們正在给敵人追殺,我哥哥他受了重傷,我們需要借你們的車子一用,只要回到了我們的所在地,車子便會還你們。」那名女子一面說,一面開了馬車。

「不行,你們怎..怎可以這樣?我們要在這兒等人的。」梓茹看這兩個人真的不像會傷害她們,她才鬆了一囗起,把匕首放下來。

「不行也來不及了,得罪了小兄弟,為了我哥哥,這輛車現在一定要走,否則敵人便會追來。放心,車子我們一定會還你們的。」那女子不停的刷著馬兒,車子快速地行走著。

「茹...月哥哥,我..我們該怎麼辨?」梓彤拉著姐姐的衣袖,害怕地說道。

梓茹眼看車子越走越遠,快要出城了,又知道妹妹很害怕,情急下想到的辨法就只有一個:「車子我們可以给你,但是我們現在就要下車!」

「小兄弟,對不起我們現在出城了,而且外面是斜坡,如果你們現在要下車的話是很危險的。」女子又抽了幾次子,車子出了城,離洛陽府越來越遠,梓茹心想:不行,我們現在不知道正去那裡,如果這輛車子去的是那些江湖人物的所在地,那麼我們會更危險...

梓茹看那個受了重傷的男子,說話都要花很大力氣,而那女的忙著控制馬兒,應該没有空管著她們,她小聲的在梓彤的耳邊說道:「彤兒,等一下你跟著我跳下車。」

梓彤雖然有點驚訝,但是也點了點頭。

梓茹看淮了時機,拿了包袱,握著妹妹的手一起跳下去。好啦,她跳了下去了,雖然腿兒受傷了,但是她剛才握住的手呢?她妹妹呢?不是應該跟她一起下來的嗎?她立刻追著那馬車並喊道:「彤兒!彤兒!」

「姐,那人捉住了我的腿,我下不來!怎麼辨?!」梓彤在車上喊著。

「彤兒!..等我,我現在..就來...」梓茹併命的想追上去,無奈她的右腿一動就好痛,好像是骨折了,然而車子巳經越走越遠,又聽不到妹妹的聲音,她没有力氣的坐在地上,哭了起來。

怎麼辨?!怎麼辨?!彤兒又不知道正去那兒...自己又走不到...

烈日當空,氣溫漸升,她的腿一直在流血,喉嚨乾渴難耐,感覺很辛苦,只能一拐一拐的向馬車奔走的方向走,走著走著,她跌倒在地上也暈過去了。

•••°°°°••••°°°°••••••°°°°°••••°°°••

在馬車上

「小姑娘,你們想自殺嗎?我哥拉著你就是因為這樣下車是很危險的行為,輕的可能會骨折,重則可能會當場死亡,你就先乖乖的在車上。」

「但是我姐她...她好像是受傷了!!等下,你..你怎麼會知道我是女的?!」梓彤不知所措的哭了上來。

「小姑娘,你們兩個皮膚白嫩嫩的,說話又细裏细氣,一看便知道不是男兒身。別哭!别哭!依剛才我看,幸好你姐不是受了重傷。我答應你我們一到了傲鷹堡,就會派人來找你姐姐。」

「但是..姐姐她.........不行啊...不能這樣...該怎麼辨...該怎麼辨....」她從小也没有遇到這種事情,她好害怕和無助,她想起了宮裏的一切,她想起了慧賢姐姐,慧賢姐姐是最聰明的,如果姐姐現在這裡,她定知道要怎樣做。。。

「不是說别哭了嘛!你哭得我心都煩了。唉,得罪了小姑娘。」那女生點了梓彤的穴道,然後她也睡了過去。

•••°°°°••••°°°°••••••°°°°°••••°°°••

皇宮      文德殿

「什麼公主們不見了?!除了那個任性的丫頭外,連梓彤也不見了?!你們侍衛是怎樣做事的?!守個門都守不好!!」皇上龍顏大怒。

「小人皇恐....小人罪該萬死。」侍衛們蹲在地上,害怕的請罪。

「哼!罷了!给朕去封鎖公主消失了的消息,平息宮中傳言,去!立刻去!」

「小人知道!!小人先行告退。」皇上覺得有點奇怪,梓茹那丫頭出走也是平常事,但是連梓彤都不見了這是第一次,而且是兩個大娃兒,侍衛跟本不可能看不見她們,皇上心底裡有一個答案。

「來人,给我傳太子來。」皇上示意身邊的奴才。

片刻,越龍到達了文德殿。

「父皇,請問你傳兒臣來所謂何事?」

「哼,你竟然跟朕說不知道?太子,老實告訴朕,是你把兩個妹妹送出宮嗎?!」

「請父皇恕罪,兒臣知道定瞞不過父皇,是因為兒臣看見了那道聖旨,兒臣不能讓那兩個孩子白白成為政治棋子,所以才出此下策,父皇請不要怪罪妹妹們,兒臣願意代她們接受任何懲罰。」越龍立即跪在地上請罪。

「太子,你今次實在是不夠冷靜。你可知否兩位公主消失於宮中是何等大事?!今早宮中的傳言已經沸沸揚揚,說她們一定是给遼人,金人或西夏掳走了。你可知道這是會讓政局不隱的?!」皇上雖然是在責備太子,但是語氣並不太重,因為他為太子保護妹妹們的手足之情感到欣慰。

「兒臣承認不夠冷靜,父皇請恕罪。」

「太子,你自己看清楚!聖旨上有說是要你的妹妹立刻成親嗎?!哼!」皇上把那道聖旨抛去跪在太地上的太子前方。

「這是?!感謝父皇!」越龍接過聖旨,看到了是兩年後,而且只是訂了親,即是說兩年內如果有其他人提親,那這門親事就有改變的可能。

「哼!太子,對於你的輕率,朕就罰你三天在府中思過。朕會對外宣稱公主們是去了遊歷,至於宫中傳言方面,太子你要自己處理好,朕不會幫你。還有告訴朕,她們現在安全嗎?!」皇上知道即使追問,這固執的孩子定不肯說出妹妹們的所在。

「謝父皇,兒臣知道。回父皇,妹妹們是絕對安全的。」

「罷了!就讓那兩個娃兒好好遊歷番。沒事了退下吧!」皇上作了退下的手勢。

「兒臣先行告退。」

太子回雅王府前,先去了藏書閣。

他知道他那親妹妹每天這個時辰一定在那兒。

果然,她又在看書。他一直看著那位落塵依人在翻書,在想這個妹妹何時才會注意到他。

「咳..咳!」這麼久也没有留意到他,他忍不住就出了聲。

「啊?!是龍皇兄嘛?你來了為什麼不叫慧賢呢?」慧賢合上手上的書。

「慧兒,你整天呆在這裡,會生病的。為何不出去走走,去延福宮散散步,賞賞花,跟悦琳說說話也好。」

「龍皇兄,大小娃兒都給你送了出宮,官中一定會冷清陣子,而且你知道悦琳妹妹只愛弹琴不愛說話,慧賢覺得都是留在這兒好點。」慧賢一邊說一邊在找另一册的書。

「慧兒,你真的不認為茹兒和彤兒是遼人,金人或西夏掳走的嘛?!」

「才不會,今早看著宫女春兒一絲慌張也没有,就知道是什麼一回事了。」慧賢笑了一笑,摇了摇頭。

「果然最聰明的是慧兒。告訴皇兄,你常常留在藏書閣,是不是因為這裡有些什麼,使你非留在這裡不可?」

...才不是。皇兄,是什麼原因要送大小娃兒出宮?」

「是因為指婚的事。」指婚一詞提醒了她,她早就到了婚配的年齡,而且她再没有太多的時間可以等下去了...

「慧兒,老實告訴皇兄,你...心裡有人嗎?」這是一個試探性的提問。

......」慧賢沉默不答,她不敢正視她的兄長,好像如果眼睛一旦對上了,她的袐密就會给兄長識破了。

... 皇兄要回府思過了。慧兒,答應我,你要好好的照顧自己,不要在這兒生出病來,有空就出去走走。」

「嗯...」慧賢點一點頭。

越龍轉身便離開了藏書閣。他想起慧兒剛才的反應,搖一搖頭,心裡想著:"看來琼弟說的那件事,是十之八九了,我也要多多留意才行。"他其實也不太了解慧賢,雖然他們是同一母親所生的孩子,但是自從十三年前母后過世後,慧賢給了湘妃娘娘撫養,而他给了慧妃娘娘撫養,自然琼弟會比他了解這個妹妹,因為他們是一起長大的。相對,茹兒和彤兒跟他比較親近也因如此。

°°°°°°••••°°°°°•••••°°°°°•••°°°°•••°°°

延福宮     文绮亭

「你看,公主又在呆呆的坐在文绮亭裏彈琴了。」

「是啊!公主她早晚都彈,有時候就唱唱歌,她不覺得悶嗎?!」宮女們在談論著悦琳公主。

「咳咳!你們没有事情做嗎?很空閑嗎?」官女秋兒看不過眼的說道,她是公主的貼身宮女,自問比任何一人了解公主,她覺得公主彈琴好聽,唱歌聲線又甜美,不知多麼好,只是比較膽小了一點和害羞了一點,所以才不多說話。

其他宮女看見了秋兒,便散開各自做她們的事。

秋兒拿著茶水糕點,走到文绮亭。

「公主,奴婢拿了一些你最喜歡的白蓮糕來,你要休息一下,嚐嚐嗎?

「嗯?!好的。」悦琳脱下了指套,品嚐著秋兒為她準備的白蓮糕。

「秋兒,今天宮中好像有點冷清,而且不見茹妹妹和彤妹妹的身影,你知道為什麼嗎?

「公主,我今早聽春兒說,昨晚太子殿下送了她們出宫。」秋兒看看四周,没有什麼人,才輕聲地說。幸好她和春兒有一點交情,否則她也不知道實情,認為兩位公主真的是被遼人,金人或西夏掳走了。

「原來是這樣啊...」她的神情有點落寞,心裡想著:"這陣子應該會有點寂寞了..."

其實有時候,她很羨慕梓茹和梓彤,慧妃娘娘很疼她們,不時會教她們讀書,作女红,甚至烹食。但她額娘就不會這樣,額娘她只疼琼哥哥,如果不是她的琴和歌受父皇喜歡,額娘也不會跟她多說幾句,甚至稱讚她。所以她一直也很努力的練琴和唱歌,為了讓額娘喜歡她多一點。久而久之,她的世界便只有琴,没有多少人了解她的琴,連她自己也不太了解,可能只有琼哥哥會了解多一點,因為小時候當她彈琴時,琼哥哥會在旁吹簫伴奏,或者耍起劍來。

她很羨慕妹妹們,喜歡做什麼就會去做,即使有時候會落得懲罰的下場,但依然會照做。可是,她就做不到了,她膽小和害羞,而且她不能做出讓父皇責備的事。不知道現在她的兩個妹妹在宮外如何呢?是否照常的天真活潑,享受生活呢?

°°°•••°°°°••••°°°°°••••••°°°°•••°°••°°•°•°•°

太子一踏入了雅王府,便看到秦凉跪在大廳正中央。

正想問他妹妹們的近況,但看到他那張慌張沮喪的臉孔,就知道發生什麼了。

「說!!發生了什麼?!!」

「太子爺,俾職辨事不力,實在是罪該萬死!!其實俾職已經平安的把公主們送到了西京,但是當到達後,俾職先去客棧打點東西。回..回来後,便已經看不見..見公主們的馬車了.....俾職已經立刻去查問,查問到馬車的去向是洛陽府的西門,但是西門通住的道路有河東路(太原府),永興軍路(京兆府)和秦鳳路(秦州),俾職一人實在能..能力有限,所以決定快馬回來先禀告太仔爺...

「什麼?!我不是說一刻也不可以離開公主的嗎?!現在人不見了,你回來跪在這裡有何用?!我現在定你罪又有何用?!唉....

「俾職辨事不力,甘願受罰,但是可否請太子爺讓俾職找回兩位公主後,才責罰俾職...

「你還在這哭哭啼啼有何用?還不立刻带人去找?!!」

「是!是!俾職领命,感謝太爺!」秦凉立即抹乾眼淚,行過禮後便立即去找人幫忙。

「等一下,不要太張揚,但一定要比父皇的人快,有任何消息立刻回報!」

「俾職知道,俾職一定會將功贖罪。」越龍看著秦凉那樣子,真是哭笑不得。雖然父皇巳經對外說她們是去了遊歷,但是猜不到現在竟然是以假變真,變虛為實了?!不見了行踪這大事,絕對不能給父皇知道!唉,他還回父皇說她們绝對安全....現在卻生死未卜......不行,一定要盡快找到她們!!

越龍立即回書房,修書给正在秦州的二弟越琼。其實他恨不得立刻快馬去找他的妹妹們,但無奈他是一國太子,不能隨便離開開封府,所以只能把這重要的事情交给他的弟弟。雖然弟弟的能力他十分清楚,是絕對是没問題的,但是就是不希望他做得太盡。因為襄王- 越琼足智多謀,伶牙俐齒,深謀遠慮,十八便掌管了西方軍權,可惜他天性喜歡遊離浪蕩,所以便自薦成了監察御使,專門處理那些不能見光的麻煩事,每逢他去過個地方,隔日朝中便會有那個地方的彈劾出現,弄得朝中满城風雨。

.....          第一章完

薔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救救肝苦硬碟
  • 聲地是再後三車之公文作用特相,多工每她我他。

    n33r7
    太﹉棒□了☉ 找了☉好§久﹍終於◎找到◇硬碟◇醫院〇幫我♂救出♀手○機﹋刪~除照片與﹂我﹂的修理○硬碟﹎隨身♀硬碟☉r384in4sy NAS群~輝﹉QNAP專□救line的對話﹉記◎錄﹉和聯☆絡○人﹌簡§訊♂kh88hne01網址◎【zzb.bz/1sc63】◇
    網上〇口碑〇行銷♂軟體﹌
【 X 關閉 】

【PIXNET 痞客邦】國外旅遊調查
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!

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(注意: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)

立即填寫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