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話

。序幕


   拉爾諾..我很後悔當時我作的決定...你是在報復嗎? 戰爭已維持了十五年了.天界也快要完了...要盡快找到她...一定要...找到她.... 


事情也發生在現五年前...



「拉爾諾,作為天界首席教官的你,可否承認有罪?如果你願意承認的話,諾卡爾大人會判你較一點的罪,你願意承認你的過錯嗎?」一名審判官道

「哈!別跟我開玩笑,我都沒有做錯,又為何要向作為全能的神的你續罪呢?我真大意,竟忘了我們全能的神,諾卡爾大人,很喜愛把罪名加上別人身上的呢!!!

「大膽拉爾諾,竟說一些傷害大人的說話,你若是愛這樣的話,我成全你,,諾卡爾大人,請讀判詞。」那時坐在高處的那個人,冷冷的眼神看著手上的判詞。

「奉行天界最高法例,天界首席教官── 瑪格安拉爾諾罪名成立,被判「黑木馬」的罪名,等待處決,人來壓他到大牢。」「呯」的一聲,結束了沈寂,一切返回寧靜,慢慢的慚變無聲。


罪人回到他的牢中,一切要完嗎?


「哈..哈.哈..是時候結束了,對!也應該了..」他用他餘下的魔力喚了一把劍,這把劍雪白無比,白得像天使的羽毛,輕輕的,很有靈性地落在主人腳前,他拿起手上的劍,毫不留情地向自己刺去,鮮紅的血湧出來,染花了這把白雪般的劍,不過更顯它潔白無瑕,他站在自己的血泊中,並說了一些話:

「奉行五行定律,我作為最後一位魔法師,亦是天界首席教官,在此預言受支配的公主、王子,我賦予你們使命,把我所創造的七顆代表不同力量的魔法石── 七星,集結在一起吧!當大地萬物重生的時候,我所訂下預言就會啟動,以我瑪格安拉爾諾之名..封印在此書..起動吧!封鎖之約章...」他的身體開始倒下了,在封印前的一刻,他在書的最後一頁,用血寫了一些字,然後那本被封印的書隨著強光消失了,正因為此強光,引來了天牢的待衛們,他們看見這個情境,便匆忙地道:

「快通知諾卡爾大人,拉爾諾大人畏罪自殺!」

「辛苦..你了..我的柏爾修斯,要你染了我的..血,真對不起!在我..回來前..你一定要...尋找新的..主人啊...」他向著他的劍說了這番話後,便合起雙眼了,他心無顧慮,安心地躺在牢中的地上,致於那把劍,好像了結自己的生命般,沒有了生氣,留守著主人的身旁,它為他的主人而過度傷心嗎?

那位待衛的聲音又傳起了,他的身後還有一個人,那個人是天界的醫生。

「拉爾諾大人,還可救治的,快讓開,讓我用重生之術。」當醫生準備施法的時候,後面有一把聲道:

「沒用的了,你看不到他的身體已虛疑化嗎?一旦身體虛疑化,用任何方法也不能救活。」

那人便是天界的統冶者,也是作為全能的神 箂特.諾卡爾大人。

「諾..諾卡爾大人,請恕罪,小人辦事不力...」-

「你退下!」諾卡爾大人冷冷地道,然後走近拉爾諾的屍体,道:


「拉爾諾,我算不到你竟有此一著,即然如此,別怪我不好好對侍你那把珍貴的劍了。」他抹起一笑。
「封鎖約章 艾特西亞,起動吧!束博之鍞鏈,把這把無助的劍,牢牢地束博著吧!垂死的靈魂呀!讓我給你得到救續,淨化!」那把靈性的劍,頓時變得死寂,沒有了生命,原因?是他,是他施了魔法,這些是高級魔法,這樣的施法方法就只有他 天界的統冶者,箂特.諾卡爾。

他拿起那把劍,然後走到祭壇,把那把劍放在祭壇的最高處。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兩年後,那天是天界統冶者的小公主- 萊絲莉亞的三歲生日,是一個普天同興的日子,不過卻發生了一件影響了一切的事情。


「大家慢用。」諾卡爾大人向各位來賓敬杯。

「諾卡爾大人,不得了,不得了,柏爾修斯之劍被一個身穿黑衣的人偷走了,他還留下了一個符號。」一名負傷的待衛向諾卡爾大人報告。

他看著那個符號,感到有點似曾相識:「是..是.魔界...」

「大人..你說是..是.魔界?!!」那個待衛有點兒吃驚。

「傅令下去,全體介備,我們要向魔界宣戰。」然後他走向房間的方向,致於在宴會裏的人都很吃驚,但是那個人又為何要宣戰呢,只是為了一把劍而已?? 原因是因為柏爾修斯之劍是擁有逍滅整個世界的能力,一旦被魔界解封,那世界便完了。

因為如此,戰爭已維持了十五年了,雙方都沒有退避,而戰爭也隨著命運之輪的轉動而漸漸轉化了,亦預意著故事的開始......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這一片從天界府視下去的大陸便是地上界。

這個國家名叫布來茲 (Blythe),這個名字的解釋是無憂無慮、快樂的意思,這兒的人都是和善的,所以被稱為「和平之國」。

而故事正是發生在這個國家裏...


一名少女問道:「絲,有沒有聽過那個傳言?」

「有,今早那個傳言已傳遍整個學園了。我才不相信這些無謂的傳言!」


「不是呀!是真的,傳言說有人在大教堂裏看到一些染了血的羽毛和一些符號。」那名少女認真仈度地說。

「那些什麼天使的傳言,你不是也相信嘛?那些符號和羽毛一定是人們的惡作劇來的,若妮,別傻了。」
 
「我們現在去看看吧!!」那少女拉著另一個少女的手向大教堂走去。

「不是嘛!喂!不要,我要回家...」我的名字?我是莉絲.塔維納,是一個十六歲的普通少女,若妮?她是我的青梅竹馬。她常常相信那些無謂的傳言,說什麼天使的戰爭....唉~

那些什麼魔導士和鍊金術士在我們的國家也很常見,至於天使...我從來都不相信天使的存在,她也許被童話故事迷上頭袋了。

我們到達了大教堂,卻被守衛阻攔。

「國皇有令,任何人等不得進入大教堂。」那守衛喝道。

「若妮,我都說了不要到這兒。」我拉著她的手離開那地,在回為的途中,一些聲音從小巷傳過來。

「別走,快交還聖物,翼魔。」

我和若妮走到小巷,突然有兩個物體向我們擦身而過,我近距離看見了第一個物體身穿黑衣紏縫,全身也被蓋著,我看得不太清楚,不過他的手上好像拿著一個十字架的東西。隨後,另一個物體追隨著他,她身穿白衣,背後有一雙純白的羽冀。羽冀?我應該沒有看錯了吧!

「絲,我沒有看錯嗎?」

「不..我也看到..」我倆呆了一呆。

「那我們去看看吧!」若妮拉著我的手,追隨著他們。

「不好了,人家可能在拍戲..我們別打擾人..喂..若妮..」

在追隨他們的途中,我們經過市集,我感到好奇怪,為何旁人沒有反應的呢?為什麼..難度?!只是我們看得到他們?!!不行!我一定要弄清楚!!

「若妮走這邊。」我拉著若妮的手走,想著在前面的路口阻攔那兩個身影。

「絲,你剛剛明明沒有興趣的,又為何現在...」

「停!!前面的人請你們停一停,你們究竟是什麼人?」那時我張開雙手,想著阻攔他們,突然那黑衣人停了下來,

 

他向我靠近並說道:「你看到我??」

「笨..笨蛋..如果看不到..又怎會叫你停..」我感到有鼓壓迫感,突然那白衣女孩道

「別接近他,他是翼魔!」

「你既然想知道,那我便告訴你吧,我就是要幹掉..呀..這是什麼..是光?你..究竟是誰?你們看著來....天界的人....呀...」那男子消失了,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?還有..他說什麼天界的人..又為何沒說完便消失了?他留下了那個好像十字架的東西。

「絲..這是什麼來的?」若妮問

「我也不知道。」當我想上前拾起那個東西的時候,那白衣女孩在喝我。

「別碰它!!!」她立刻拾起那個東西,然後道

「幸好聖物沒事,對了,你們是誰?」

「應該是我問你才對,你是誰?」我看那個女孩比我還小,那時一陣強光亮起,我看見一個身穿挻華麗的白色衣服,擁有淺藍色短髮的男子站在那女孩的左邊,看來他是個劍士,他慢慢地張開眼睛,然後道:「我們是....」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一個不可思義的傳說...


一個擁有七種力量的魔法師..

一個解不開的迷....

還有..被選中的使者....

一個神奇而不可思義的故事便是...

。古老的傳說


第一話  -完-

薔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