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 Preface   前傳   

Chapter One     科隆.魯恩  〔上〕

每逢這個時候,聖母瑪利亞教堂的鐘聲便會響起,預意著一天的過去

我依舊會踏出校園的大門,走上這條滿怖落葉的街道

一日復一日,天天如是

究竟,我的生活到什麼時候才能刺激一點?

西元1710              英國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傍晚


「不要!不要拿石子拋向我!」

「一定是你這個魔女,向你的牧師父親說,叫我們的母親責怪我們,一定是!!」一班小孩正拿石子拋向一個少女。

「沒有!我沒有!」那名少女道。

         
我看見這個情景,立刻去阻止,那班小孩看見我,便放下石子離開了。

那時她悲傷的眼神看著我,我走過去輕輕地抹去她的淚。她的名字叫伊路莎.凱.安格斯

「道華爾..」我擁抱著她。

我溫柔地說:「伊路莎,又是因為父親而被欺負嗎?別哭,你的淚是珍貴的。」

         
不知為何,我對這個女孩子總是溫柔的,可能是因為我能夠感受她那種痛,那種難受吧!!每次她哭,我一定會憐愛她,輕輕地抹去她的淚...

她突然推開我,說:「我才沒哭呢,只是沙子進了眼睛。道華爾,我們走吧!!」然後,她向我微笑著。

         
每一次,她也是這樣抹去自己的淚,然後向我微笑著,這個..便是她了。

「道華爾,你今天又是到那兒嗎?」伊路莎問我道。

「嗯..我要探望科隆那老頭子。」

         
科隆.魯恩,是我小時候在商店街的一間古董店認識的老板,他教會我很好新奇的東西,就好像那些古老的文字等,他可以說是我老師。由於從小時候到現在,他也是稱我為「小少爺」,因此我稱他為「老頭子」。

         
不知為何,從小到大我也很喜歡到這兒,可能是在這兒我能找到另一個我吧,加上這兒沒有那些無聊的階級鬥爭。而且這兒的東西,既新鮮又神祕,深深使我著迷。在這兒可使我忘記一切。

         
到了。就是這兒,這個寫著「V. A.」版牌,一間既簡陋而神祕的店舖。我跟伊路莎打開那扇沉重的門走進去。那扇門是由單面玻璃做成的,外面的人不會看見店內,但店內的人卻可窺視外面的一切。對的,也即是說只有老顧主才會打開那扇門。我一直也很不明白科隆他為什麼要把店鋪弄得那麼與世隔絕。=.=

「科隆,我來了。」我進到店內,滿地都是雜物,有很多古董倒下了,還有些被打破呢!

科隆那老頭子在搞什麼?  他不在這兒嗎?

不..不..他愛整潔..他最愛的就是古董..我越想越不妥,然後立刻走進科隆的家,〔科隆的家跟他的店是連在一起,平常任何人也不可進入的。〕看見那麼亂的情境,是搜掠過的痕跡,不是他做的,是其他人做的,但又會是誰呢?

「道華爾,愛麗絲受了傷。」伊路莎叫我道。

「什麼?!愛麗絲受了傷?!我立刻過來。」愛麗絲是科隆最愛的一隻寵物,是一隻有靈性的猴子。

        
我回到店內,看見愛麗絲的腹部受了傷,應該..是曾經有人開過槍。我看見她眼晴,對我們充滿敵意。我伸出手慢慢的走近她,她走上前來,嗅嗅我的手,然後退後幾步,把手上的指環 再嗅嗅,接著好像很滿足的爬上我身上,她那種喜悅,就像找到新主人一樣。等一下,愛麗絲平常只會爬在科隆的身上,從來不會跟其他人接觸的,但現在卻...而且還拿著我給科隆的指環?!!

        
當我想仔細看清楚傷口的時候,她突然爬到地上,走向一條滿佈圖案的柱子,她好像示意我過去。我近距離看,上面寫著一些古文字,我看不懂。此時,愛麗絲一邊在嗅那個正方形正中間凹的圈子,一邊叫著,好像示意我把那個指環放在那個凹的圈子內。
      
        
當我把指環放上,柱子上的一個三角形圖案凸了出來,我伸手把那個圖案拿出。在那圖案後面,原來放著一本很殘舊的本子和一張字條。那本子上寫著一些我看不明的文字,這些文字跟柱子上的有點相似。我打開不到它。而那字條上的是科隆的字,寫著:

「小少爺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我去了遠方旅行喔!替我好好保管此本子。只要是你的話,便一定能做到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  
科隆」

        
什麼?!!去了旅行?!!店已變成了這個樣子還說是去了旅行?科隆那老頭子總愛開玩笑,真是的...

        
此時,店鋪的門開了,有一個人急忙地衝進來說:「不得了!不得了!教皇廳的人來了,封鎖了商店街,科隆快點走,否則..」那個人看見我後,便停下來不說了,然後看了看店鋪,自然自語地說:「科隆已走了嘛?!!那你們也要盡快離開了。」接著那人便離開了。

「伊路莎,帶愛麗絲去找管家,我去找科隆。」伊路莎抱起了愛麗絲,當想著從正門離開的時候,聽到遠方的士兵說:「這兒有兩具屍體,異端分子應該就在這附近,去找!」

        
科隆是異端? 我拉著伊路莎走回店內。

我們不能在正門走了。如果科隆是異端的話,那麼平日他怎能離開商店街?除非..

我拉著伊路莎走進科隆的家,此時愛麗絲爬到地上,她走到右邊的房間。我們跟著她,來到了科隆的睡房。

        
這..這兒發生了什麼事?四周也血跡班班的,一股剌鼻難聞的血腥味湧上來,此時在我們眼前的是一具流光了血的屍體!!從他衣著看來是一個信差,但從他的樣子和他那既長而尖利亦沾滿血的指甲來看,他應該不是人類.是..是妖怪!! 我留意到他的手背印了一個奇怪的符號:

78169104c4f7d2b3.jpg 

        
此時我看過去後面,看到伊路莎的左手用力地抱著愛麗絲,右手很努力地垵著口,盡量不讓自已發出叫聲來。

出.出口..出口究竟在那裏..?伊路莎,我一定會在你倒下前,帶你離開這兒。

      
在那屍體的右邊是一張石書桌,左邊是一張石床。 我走到石書桌前,看到書架上有一張黑色的卡插在一本沾了血的書裏,我把那卡拿出,應該是一張邀請卡,寫著:

「科隆.魯恩
         
 魔宴誠意邀請你當我們宴會的嘉賓,宴會已經開始了,祝你好運!」

這是什麼邀請卡來的?!!怎麼好像是死亡預告似的...等一下,死亡預告?對了!有人想刺殺科隆!!

「老頭子..老頭子..千萬別出事!」我觀察房間的四周,腦袋一片混亂。當我再看書架時,發現了一處奇怪的地方,為什麼整個書架只有一本書是沾了血的?這..應該是科隆給我的線索。我嘗試把那書拿出,這時石床打開了,是條通道!!不過在高興的同時,我聽到店子裏傳來打破古蕫的聲音,糟了!!教皇廳的人找到這兒了...

我立刻拉著伊路莎走進石床那通道。「轟」的一聲,石床的門關了,我舒了一口氣。此時的伊路莎目光呆滯,一句話也沒說,應該是一時間的驚嚇使她說不出話來。

我拉著她一直走,終於看到光了,原來這通道的出口是一個已荒棄的教堂。

我們走出教堂,終於回到了市中心。我叫了一架車,一邊扶伊路莎上車,一邊跟司機說:

「麻煩司機,克萊爾山伯爵府,這是車資。」司機接過車資,接著我跟伊路莎說:

「對不起!可憐的伊路莎,可否幫我帶愛麗絲先找管家,告訴他我晚一點回來,管家會明白的。對不起!我不能陪你一起回去,因為我一定要找到科隆。」伊路莎沒說話,只是點了個頭,但她的身體微微地斗震著。

我輕輕地親了她的手背,說:「謝謝你。」看著車子漸離去,我誠心地祈求著神聖的天父,請牠讓伊路莎的內心得到平靜,因為今天所遇到的事情對可憐的她來說實在太殘酷了。

天色漸暗,街邊的路燈也隨即亮起。

每當天色暗了一分,我對科隆的擔心就多了一分;每走一步,我的心就多了一份不祥的預感,這份壓迫感使我腦袋更一片空白。

老頭子呀老頭子...你究竟藏在那裏?給我一點提示好嗎...不要再跟我捉迷藏了...

捉迷藏?捉迷藏這個詞語很久也沒有出現在我的腦海裏了。

這個已是封閉在記憶深處的回憶。

在我童年時,你總愛在那兒跟我玩捉迷藏,不知道是否天雨的關係,每一次我總不能找到你。

我記得那兒是一所荒廢了的學院,左邊有一間樹屋。小時候我總愛跟你在那樹屋裏避雨,你總會教我一些遺跡、古董的事情,雖然那時的我一點也聽不懂,但是我卻很喜歡跟你一起的時間。有時候我會在想,老頭子你是否特意選擇雨天到那兒?因為印象中沒有一次不是下雨的。

等一下,現在的你又是否藏在那兒?
此時我靈機一觸,內心只是想著那間樹屋,而雙腳一直奔走,走過什麼路我也不清楚了。

        .*..*...*.*..**...*

「小姐到了。」司機的一句話,喚醒了正在沉思的伊路莎。

伊路莎緩緩地下了車,抱著愛麗絲站在伯爵府的大閘前,伸手按了門鐘。

從門鐘傳來的是管家的聲音,說:「請問閣下是誰?」

「管家先生..我是...伊路.莎...」說話到這兒停了。管家聽到一點不妥,便立刻推開大門走到大閘前。! ! 原來是伊路莎小姐暈到了!

管家抱起伊路莎進到屋內。此時,潔思走過去說:

「管家發生了什麼事?咦?!!伊路莎姐姐為什麼會暈到的..我去拿點藥油。」

管家把伊路莎放在客廳的沙發上,他留意到伊路莎手上抱著一隻受傷的猴子,他輕輕的拿出那隻猴子,不過卻發現那猴子已經死了,牠似乎是失血過多而死的。管家把那猴子放在一個箱子裏。

潔思拿了藥油回來,她輕輕地替伊路莎塗了藥油,一會兒後伊路莎醒過來。

「這..這兒是...愛麗絲!!愛麗絲在那裏?」她驚慌地坐了起來。

「伊路莎姐姐,這兒是伯爵府。對了,愛麗絲是誰?」潔思好奇地問。

「愛麗絲是科隆的猴子..道華爾叫我帶牠來的,糟了! 牠去了那裏?」她驚慌地四周尋找。

這時管家走進客廳,說:「伊路莎小姐,那猴子已經死了,小人把牠放在沙發旁的箱子裏。對了..道華爾少爺呢?」

「道..道華爾托我告訴管家先生..他.他晚一點回來..都怪我不好好地照顧愛麗絲..否則牠不會死掉的...」伊路莎垂下頭突然流下淚來,潔思感到不知所措地說:

「伊路莎姐姐別哭,先坐下來。究竟發生了什麼事?」

「伊路莎小姐,先冷靜一點,喝杯熱茶再慢慢說。還有的是不用擔心,小人已托人帶了口訊給撒倫牧師,說你在這兒安好。何怳現在正下著大雨呢,伊路莎小姐你放心留在這兒吧。」管家微笑地說。

「謝謝你,管家先生。剛才..剛才的事實在太可怕了,是這樣的....」伊路莎把剛才的事詳細地告訴他們,他們了解後,也為伊路莎感到難過。潔思輕輕的抱著她,為她抱不平的說:

「伊路莎姐姐,沒事的了,這兒很安全。道華爾哥哥真可惡!怎可以這樣放下伊路莎姐姐不理會呢?他回來後我一定要罵他一頓。」

「不..不能..科隆對道華爾來說是很重要的人,所以他放下我是應該的。」

「難度伊路莎姐姐又不是很重要的人嘛?哥哥真是的...」

伊路莎害羞地說:「我..不.不是..重要的..」潔思看見她這個樣子不禁笑了出來。

這時管家道:「伊路莎小姐,剛剛小人收到從你家送過來的信和一箱衣物,信裏說撒倫牧師要離開英國一陣子,因為要到羅馬處理教皇廳的事務,請求我們在這段日子裏好好照顧你。所以伊路莎小姐,請現在先去疏洗,然後好好休息一下,你的衣物小人已放在客房了。小人代表夫卡家,誠心歡迎你當我們的客人。」

「真好! 伊路莎姐姐在我們家侍數天,那我就不用被哥哥欺負了。來吧! 伊路莎姐姐,我帶你去看我的收藏品。」潔思拉著伊路莎的手走到上層。

「等..等一下,潔思,別走這麼快!」在夫卡家住宿數天當然高興,但當時伊路莎的內心只是擔心著。

不知道他現在安全嗎?
不知道他找到科隆沒有呢?
雨已越下越大了,天色也越來越暗了,
神聖的天父,祈求你保護著道華爾啊!

*..*...*.*..**...*

終於到了。這所荒廢了的學院和那間樹屋還在,不過看來殘舊了不少。當我看見自己整身濕透,才發現雨已越下越大。又是下雨天!每一次來到這兒也是下雨的,上天是否預意著我能找到科隆?

我跑到樹屋前大喊:「科隆你在嗎?我是道華爾。」

樹屋裏傳出微弱的聲音來,說:「道華爾快點兒走!別來這兒!以後也別再來了!我再沒有東西可以教你了,我們的關係就此結束!!」

老頭子你為什麼說這些話?聽你的聲線就知道你受了傷,不理會這麼多了,即使你責怪我也好,我也要看見你!!

我爬到樹屋門前,打開門,我呆呆的站著。

在我眼前的是一個我不熟悉的人!!

「你..你是科隆?」那個人坐在地上,一向束起來的長髮放了下來並沾滿了血,血從他的腰部流出來,他的四週也是血,不過這些血不是紅色的,而是黑色的!!他露出染了血的牙,血紅色的雙瞳盯著我,整身發出一股死寂的氣息,像個活死人似的。使..使我有點想逃走的衝動,但是那人的聲音跟科隆的是一樣的。

     直到那人發出笑聲,我才回過神來。

「哈哈,都說叫你走了,你不走,現在就給我嚇壞了。小少爺,如非必要我真的不想給你看見這樣子的我。現在我給你兩個選擇,第一立即離開這兒,永遠不要出現在我面前;第二留在這兒,讓我把你的血吸光,你會怎樣選擇呀?」這是什麼一回事..吸光我的血?今天科隆為什麼那樣奇怪的?但又不像開玩笑...

「我留下來。即使被你吸光血也好,老頭子,我也要弄清楚事情的經過。」

     記得第一次在古董店遇見科隆時,你問過我一個問題:

「這兒有著千千萬萬個死靈,他們會在你沉醉的時候吞噬你的靈魂啊!小伙子,難度你不害怕嗎?」

      
那時我八歲,在一次玩捉迷藏中無意間發現這間店舖。我用力地推開了門,發現在店舖內,放置著各種奇怪的東西。不知為何,我被它們深深牽引著,當我伸手觸碰它們時,這句說話就傳到我耳邊。我再走前一點,終於看見一個棕色長髮,頸部戴了一條鎖鏈,並披著斗縫的中年男人,坐在一張破舊的椅子上,手上拿著一本書,腳旁有一隻猴子,雙瞳盯著我,認真地問道:「我再問一次,你真是不害怕嗎?小伙子。」而這個人就是科隆了。

「我不害怕。」記得那時我是這樣回答的,雖然有少許被嚇壞的感覺,但是不知為何我卻毫不尤疑地回答他。

那個情況就跟現在一樣,回答了一些我自己也意外的答案。

「好!好!果然是我認識的小少爺呢。跟我第一次遇見你時一樣,又是擺出這幅眼神。來吧!先坐過來。」

「老頭子,你受了這麼重傷,還跟我開玩笑?!先來我家替你療傷。」

「道華爾,你認為我在開玩笑嗎?到了這個地步我也沒法隱藏下去,告訴你..我不是人類,我是個已活了三百多年的吸血鬼。」他突然認真起來。

         
科隆是吸血鬼..奇怪的是我沒有被嚇到。此時我腦海裏把從小到大對科隆的印象連在一起,他的奇怪,他的神祕,以及跟他一起後所遇到事情,甚至為什麼他每一次帶我來這兒也是下雨天的原因,我心底都有一個肯定的答案了。反而覺得把「吸血鬼」這個身份冠在科隆身上是最好不過了。

「老頭子,那個..在你家裏的怪物是被你殺掉嗎?」我內心有股好奇,想知道更多...

「哦?!似乎提起我們小少爺的與趣了.哈哈..你可知道我為何會變成這個樣子?凡是到人類世界的吸血鬼也受這條鎖鏈約束,把我們嘗血的慾望封印著。要不是那隻魔宴派來的怪物把它弄斷了,現在你就不會被我嚇壞。哈哈..我當然要把它殺掉,為你們這些愚馫的人類除害吧!!」

帶在科隆頸上的鎖鏈的確斷開了,而且那被刺破的衣服下的胸膛,一條條疤痕表露無遺真教人好奇科隆的過去是如何的。

「即是說那隻在你家的妖怪也是吸血鬼了我看到他手背印了一個符號。」我好奇地說道。

「符號?你說的是印記吧~ 每個吸血鬼也會擁有此印記,而我的在腳底。道華爾,如果我告訴你,接下來的話是相當殘酷,甚至會改變你的一生,如果不是你有權利去知道,我是絕對不會說的。你...還會想知道嗎?」此刻,用著嚴肅的語氣問我的科隆,是我從來也沒見過的。

      ..*...*.*..**...*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羅馬           教皇廳        

一個披著黑色的雨衣,面部嚴肅,無時無刻把十字架載在胸前的男人,緩緩地步入教皇廳〔註1〕的主樓,他比世上任何一人也敬愛著他偉大的天父,是一個在皇室中為居權重的牧師,名為撤倫.凱.安格斯。

「撒倫牧師,你回來得正是時候,今早在英國發現的兩具屍體,經過長時間的驗屍,發現他們的頸部都有著兩個缺口,應該是失血過多而死的。」一名教士說道。

「快讓我看看,再定奪。」牧師走進驗屍間,仔細地驗查。

「牧師,你說會不會是「那個」?」那教士怯怯地說道。

「你說是「黒血」?撤倫牧師表情呆滯,眼裏帶有驚惶的神色,他回想起過去...

       那件事是從我祖父口中得知的,這是我們家族留傳的故事。

Chapter One     科隆.魯恩  〔上〕-完-

薔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