。第一部。

Chapter One           Advent
        


自從那件事情後,己過了五年。

我已由一個天真的女孩轉變成一個懂事的少女。

親愛的道華爾啊…

伊路莎已到了你所說的那個花樣年華的年齡了,

你是否會堅守諾言,帶我離開這個地方?

 西元1715年              英國 倫敦

      一名身穿墨綠色洋裝,擁有銀灰色的長曲髮的十九歲少女輕輕的推開窗戶,清涼的風迎面而來。她站在露台上,依在欄杆旁。眼看樹上的枝椏已結了湘,心想:「…….」原來又到了這個季節了嗎?

少女的名字是伊路莎.凱.安格斯

伊路莎看著那了無生氣的街道,心感無奈。自從五年前的那事件後,父親跟我搬到倫敦,他說這兒比較安全,而且要我忘記那段悲傷的日子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我根本忘不了..忘不了那段轉眼飛逝的日子...

「伊路莎!要出門了!」父親喚我道。

「喔!知道了父親,我現在就下來。」我關好窗戶,趕快的下樓,父親已打開車門等著我了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 每年的這個季節都是社交期,而今天的宴會是在塞斯特諾伯爵家舉行的,現在我和父親就是到那兒交際。我討厭這個季節,今天晚宴一定又會遇到那個討厭的塞斯特諾伯爵..都不明白父親為什麼這樣愛討好塞斯特諾家。

少女撫摸著右手上的紅寶石指環,落寞的眼神正向車窗外的遠方望去,她..在思念誰?

道華爾…你究竟在那裏?

伊路莎一直在等著你……

*.*..*...*.*..**...*

墓園

一名左眼戴著眼罩,身穿体面的禮服,擁有黑中帶灰的長髮的男子站在一個墓碑前,輕輕的撫摸著眼前墓碑上所刻的名字── 道華爾.巴諾特.夫卡。他微笑地說:

「我回來了。」那男子背後站著另一個男子,他同樣身穿禮服,不過比起前者較年長,說:

「主人,到時候了。」

「夏爾,我現在是卡蘭多少爺,並不是主人。」卡蘭多向管家道。

「是的卡蘭多少爺,小人明白。」

「我們現在就去塞斯特諾家吧,我很期代跟塞斯特諾伯爵夫人會面呢~」

「卡蘭多少爺,我們是去工作的。」

「…」卡蘭多向出口走去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男子心裏有種說不出的懷念:我也很久沒回來英國了。

*..*...*.*..**...*

塞斯特諾伯爵府宴會廳

「伊路莎寶貝,我們又見面了,你比上年更成熟和美麗了,真想緊緊抱著你!」他是塞斯特諾家的長子──艾凱恩.塞斯特諾,他正在撫摸著伊路莎的手。

伊路莎立即收回手,並微笑地說:「謝謝你的稱讚!塞斯特諾伯爵,伊路莎先失陪。」輕浮而且討厭的傢伙!!>~<

「寶貝,別這麼害羞吧!說了很多次直呼我名字便可以了,不久你都將會成為我的人。」艾凱恩再次緊緊地捉著伊路莎的手,並輕撫著它。

那時一把聲音傳來,是艾凱恩的父親,他說:「艾凱恩,快來招呼客人。」

「真掃興…知道了,父親。」艾凱恩離開時在伊路莎的耳邊說:「等我回來哦!我的寶貝。」

伊路莎頓時斗震,幸好塞斯特諾伯爵和父親進來了宴會廳..否則都不知怎麼辨。我才不是這個輕浮而且討厭的傢伙的寶貝!!我的心只有道華爾...

她又再看那隻道華爾送她的紅寶石指環,那夜他的話語,他擁抱著她的体溫仍然繞在她心裏..

「討厭?苯蛋,我怎可能討厭你呢....」

「伊路莎,你也是我最喜歡的哦..你願意跟隨我一輩子嗎?不過不是現在,等你到了那個花樣年華的年齡時,我便會帶你離開這個地方,好不好?」

「可憐的伊路莎,我實在是個壞蛋,對不對?」

「如果一天我要去一個很遠的地方,你還願意等我嗎?」


此時另一把聲音傳來,是一把少女的聲音,她道:「伊路莎姐姐!!」

我轉過去,才發現是潔思

「潔思,我很久沒有見你了。」我興奮的抱著潔思

「伊路莎姐姐,剛才你想什麼想得這樣入神?」

「沒什麼。對呢,潔思也越來越亭亭玉立了,如果道華爾看見這樣的你,一定很高興。」我微笑地道。

「對!我說如果哥哥見到伊路莎姐姐這麼漂亮,一定更喜歡呢~ 姐姐!父親喊我了,等一會再聊吧。」潔思向她父親的方向走去。

伊路莎淡淡的淺笑著,心裏說著:應該是吧。

自從搬到倫敦後,便沒有跟夫卡家接觸了,只能在每年的社交期才能見到潔思,我相信潔思跟我一樣對於道華爾的離去是如此的痛心吧..

她走到露台,依在欄杆旁思考著,才發現夜幕已低垂,宴會快要開始了。

此時,伊路莎從露台上看見了一名戴著眼罩,身穿体面的禮服,擁有黑中帶灰的長髮的男子,正踏入塞斯特諾伯爵府的正門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他究竟是什麼人呢?為什麼左眼要戴著眼罩?而且好像從來都不曾在宴會上看見他..

剛好那男子向伊路莎的方向看上來,並微笑著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我們..四目相對了。

*..*...*.*..**...*

塞斯特諾伯爵府

「哦?!」露台上的少女早已離開。

「少爺,有什麼事嗎?」夏爾不明白地問。

「沒什麼…這兒便是塞斯特諾伯爵家嗎?夏爾,我們進去了,我很期代呢~」

「主人,我們是來工作的,很可能還會遇到不同血族,甚至教皇廳的人。」

「我知道啊!我們是來把那個破壞規則的傢伙修理的。不過人家真是很興奮嘛..對呢~夏爾,我說過我不是主人,是卡蘭多少爺啊!」

「對不起,卡蘭多少爺。」

「……」他們巳走到宴會廳門前,並推開那扇大門。

賓客們看見這位左眼戴著眼罩的客人也很驚奇,用著懷疑的眼光看著他們。

卡蘭多走向塞斯特諾伯爵面前,擇下帽子並敬禮地說:

「我是卡蘭多.法姆海蘭迪。塞斯特諾伯爵,對於我們的冒味到訪,我誠心致歉。」

法姆海蘭迪?!!不就是那個既古老而被咀咒的家族嗎?很多賓客們亦開始紛紛討論。

「我們塞斯特諾家,非常歡迎法姆海蘭迪伯爵呢~希望你有個愉快的晚上。」塞斯特諾伯爵回禮並微笑地道。

*..*...*.*..**...*

塞斯特諾伯爵府的後方庭園

一名男子露出了尖利的憭牙,正向一名女仕的手腕刺去,並吸食那女仕的鮮血。

「莎娜,我們很快到可以永遠在一起了。」

「嗯,只要今晚把那老頭幹掉就可以了。愛德華,我愛你啊…」

「莎娜,我也是…」

遠方傳來了女僕的聲音:「夫人!夫人!老爺正在找你呢!」

那男子立即停下來,並消失於黑夜中。

女僕來到了庭園,說:「夫人!終於找到你…呀!夫人的手流血了!讓小人替你療傷。」

「沒大礙,這傷口只是被花刺刺傷。」

*..*...*.*..**...*

「莎娜,你終於出來了,宴會少了你這個女主人怎行呢!」

「親愛的,我現在不就是站在你面前嗎?」那夫人微笑著。

塞斯特諾伯爵向卡蘭多介紹他的夫人。

「塞斯特諾伯爵夫人,果然名不虛存,是如此的貌美如花~」卡蘭多正向那夫人敬禮。

「謝謝你的稱讚!法姆海蘭迪伯爵,你不又是這樣年輕俊俏和有魅力嗎?在場不少淑女們也呆呆的看著你喔~」

「見笑了,塞斯特諾伯爵夫人。」

「少爺…」夏爾卡蘭多的耳邊說了些話。

「不好意思,卡蘭多先失陪。」他和夏爾走往露台。

「主人,我查探到宴會上有不少教皇廳的人,他們的目標是「魔鬼」。而那「魔鬼」目的是刺殺塞斯特諾伯爵。」

「是魔宴嘛..只不過是隻吸食了十個人類的小鬼,要勞煩教皇廳出動四聖騎士?唉…夏爾,等會兒要工作啊!」

「是的,主人,請小心。」

「……」

「你不就是法姆海蘭迪伯爵嗎?小的名瓦璐.迪.歌斯,真抱歉~剛才的事情我全都偷聽到了。」一名擁有金黃色頭髮的美少年說道。

「是嗎?很歡迎你呢~秘隱的領導者,瓦路大人。」卡蘭多微笑,並敬禮地道。

「……果然沒猜錯,你也是「黑血」。你是那一族的?」那少年用淩厲的眼神看著卡蘭多,並淺笑著。

「瓦路大人,小的是「魔術師」。宴會要開始了,小的先失陪了。」卡蘭多走回宴會廳。

那美少年把長而尖的指甲,指向夏爾的心臟問道:「他不只是「魔術師」對吧!他究竟是誰?」

「瓦路大人,小人無可奉告。不過不久主人將會跟你再見面。」

*..*...*.*..**...*

「這位美麗的人兒,是那一家的?」

「叫什麼名字?跟本爺跳舞吧!」幾位貴族公子正包圍著伊路莎,迫使伊路莎後退了幾步。

「…我叫伊路莎……」伊路莎的處境很難堪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該怎辨好呢?父親又在遠方,而且又離開不了……

此時,一把男聲音傳入,說:「你們看不見這位小姐很難堪嗎?一位紳士是不會讓一位漂亮的淑女處於如此境況的。我是卡蘭多.法姆海蘭迪,這位美麗的小姐,願意跟我跳支舞嗎?」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他…他不就是剛才跟我四目相對的人嗎?他又向我微笑了,而且還邀請我跳舞……

不知不覺,我倆已踏入了舞池。我也不太清楚我是怎樣回答他的…只知道我現在眼前的是一個擁有黑中帶灰的長髮,而且是一個相當年輕俊俏和有地位的男人。看見他這樣的高度,不其然使我想起了道華爾。

如果……道華爾你沒有離去的話,也會是長成差不多這個樣子吧……

「你叫伊路莎是嗎?是一個跟你十分合適的名字。」

「法姆海蘭迪伯爵,謝謝你…剛才幫助了我。」他耀眼得使我不敢正視他。

「我喜歡別人叫我卡蘭多,我想這種場合並不太適合伊路莎小姐。對於一朵漂亮而且害羞的小花來說,這個浮華世界實在太沉重了對吧!真可憐。」

「…嗯……」我記得道華爾也曾說過我並不適合那個世界……

「剛才小姐正想思念的人對吧!很嫉妒呢~可以使這位漂亮的小姐喜歡上的人,一定是一位很出色的男性。我真希望我能成為其一…」

「…卡蘭多伯爵……我…」我還末說完,他又說:

「別這麼快告訴我答案。請原諒我說了些失禮的話,不過也是基於伊路莎小姐已觸動卡蘭多的心弦了。我不能再這樣獨佔小姐,否則將會成為宴會上很多男性的公敵呢~我們應該會再見面的。」他向我敬禮後便轉身離開了。

卡蘭多向夏爾的方向望去,並示意著:目標已出現,該工作了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多奇怪的人…為什麼男生們總可以把這些掉臉的話面不改容地說出來的…不過…卻有種說不出的親切感,明明只是剛才才認識,為何有一種已認識了很久的感覺呢……

當我正尋找父親之際,眼前頓時一片柒黑。

究竟發生了什麼事?

只聽到有人喊:快保護塞斯特諾伯爵!!目標出現了!!

接下來的是兩聲槍聲和一名女性的叫聲!

接著一線窗戶打開了,一個黑影從窗戶逃離。

而燈光已恢復了。

我看見塞斯特諾伯爵的左手受傷了,而伯爵夫人的面色慘白,而地上佈滿了黑色的血跡。

在我們還未弄清楚之際,有幾名自稱教皇廳的人說基於安全理由,取消了宴會,並安排我們離開。

那幾名教皇廳的人說道:「塞斯特諾伯爵,幸好你只傷到左手,請讓我們替你療傷。」

塞斯特諾伯爵說道:「我沒事。夫人,你沒事嗎?你面色很壞。」

「我沒事,我想回房間休息。」伯爵夫人便離開了。

「你們要給我解釋清楚發生什麼事!!」伯爵憤怒地道。

*..*...*.*..**...*

塞斯特諾伯爵府的後方庭園

一名黑影正在吸食女僕的鮮血。

「我在這兒等你很久了,小魔鬼,看來你很饑餓呢?!」卡蘭多向那黑影問道。

「是朋友還是敵人?你為什麼知道我在這兒?」那名黑影把那名已被吸血的女僕屍体放下。

「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誰。至於知道你存在的原因是因為伯爵夫人的血的味道。」

「少說廢話,剛才被那些可惡的獵人擊中,害得我很餓,不如你也來當我的食物吧!」那個黑影正想著撲向卡蘭多。

「如果你認為可以把我殺死的話,請試試看。不過我先提醒你,別把「那傢伙」吵醒啊~」卡蘭多微笑著。

此時傳來了伯爵夫人的聲音,喊道:「愛德華!愛德華!你沒有事嗎?」

「莎娜!」那黑影改為撲去伯爵夫人,說:「再見了莎娜!我的食物。」並露出了尖利的憭牙,向伯爵夫人的頸部剌去。

「呀…為什麼…愛德華…你明明…說是…是…很愛我的……」伯爵夫人的血一舜間被吸乾,已變了一具乾屍。

「愛你?你只是我的工具而已。那邊的小子,到你了。」那黑影向著卡蘭多撲去,並把那長而尖的指甲刺去卡蘭多的身驅,而卡蘭多來不及避開,被指甲刺到腰部,血從腰部湧出,並被拋到石椅旁,倒下。接著那黑影想再攻擊。

「…真厲害呢……不過該結束了。」卡蘭多左手正在抹嘴角的血,他的眼罩掉了下來,而右手正捉著了黑影剌進來的手, 並把那手折斷。

那黑影頓時後退了幾步:「…你…究竟是……」?!!那是一隻生物遇到另一隻比他強的生物時的反應。

那黑影有種莫名的恐懼,在他眼前的是一個有著一對不同顏色的眼晴,而且全身發出一陣死寂的氣息的人,加上那人的傷口竟差不多復原起來?!!

「真糟糕呢~小魔鬼,這隻眼晴是「那傢伙」的,你讓「那傢伙」看見血了。我不是提醒你別吵醒他的嗎?!而且還使「那傢伙」流血了,你真是犯下了很重的罪啊!」卡蘭多緩緩地站起來。

「……..」那黑影不斷後退,他野性的觸覺告訴他:如果再不逃,他必死無疑!

「你一定是在人類世界待得太久,所以連君主的味道也忘記了。不要緊,我讓你再記起來。」
卡蘭多把他那長而尖的指甲,刺向自已的手,一滴一滴的血滴在地上。

一陣熟悉的血香傳到黑影的身体,刺激著黑影的神經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這是久遺的味道!就是這個了…就是這個才能滿足我!我要更多!我要更多!

那黑影不斷吸地上的血。

卡蘭多站在黑影的背後,把那正流血的手放在黑影的嘴邊,好讓黑影繼續沉醉,說:「魔宴的小狗,這樣就對了。你只要沉醉在我的血香之中就可以了,我會讓你嘗嘗被你吸食的十二個人類所受的痛苦,就在極道幸福中迎接絕望和死亡吧!!」接著,他露出了尖利的憭牙,向那黑影的頸部刺去,而另一隻手正刺向黑影的心臟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刺進心臟的那一刻,黑影才在沉醉中醒過來。

「呀….不要….艾洛斯大人….小人還不想死…」卡蘭多把那黑影放下,讓他只留下最後幾口氣。

「對不起,你好像弄錯了主人呢~ 你們魔宴的目的是什麼?」卡蘭多正在抹嘴角的血跡和整理好衣服。

「聖戰….一定會再…. 再臨的…. …你是….誰….」那黑影痛苦地說完後,便斷氣了。

「我是誰?我是…純血種。不過你已聽不見了。」

「夏爾,回去吧。」夏爾便跟隨卡蘭多離開。

「主人,你真的有點壞心眼。」

「這並不是壞心眼,而是提醒一下那班愚蠢的教皇廳走狗而已。」

*..*...*.*..**...*

教皇廳的人搜索到伯爵府的後方庭園,發現了三具屍体,一具是伯爵夫人的,另一具是女僕的,還有一具是「黑血」的。那「黑血」和伯爵夫人依在一起,而在那些屍体的下方有些用血寫的字:

「Jihad will advent…

78169104c4f7d2b3.jpg    」

 

 

 
他們並不知道,在這麼寂靜的一夜後,倫敦將會步入永無止境的暗黑之中。

命運之輪正在緩緩地轉動,

而藏在黑暗之中的魔鬼們,正為人類可憐的命運偷偷地暗笑著。

如果這是你們魔宴所選擇的道路,

我便把它全部毀滅。

因為這就是曾經作為人類的我,可為人類所做的唯一一件事了。
 

一完一


預告:

人物出現了,
物件足夠了,
條件湊齊了,
還餘下什麼?

下一話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聖戰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一段雄偉的歷史即將揭開,你有這個覺悟嗎?


後記:

可能大家會問「那傢伙」是誰,
「那傢伙」其實是卡蘭多稱呼存在他体內的另一個我的名字。
詳細解釋請看下去吧!=v=

薔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